蓝雨少年喻黄君:

《头号玩家》电影与小说中情节人物差异简析
这不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电影,但这可能是我今年最喜欢的电影。
电影基本上是对小说的情节进行了整合重构。总体而言,小说对社会黑暗的描述更尖锐,电影对人物的塑造更立体,虚拟照进现实的部分很有趣,我个人更喜欢电影。
小说中人们的生活环境极其恶劣,他们希望逃离现实,在绿洲中得到喘息的机会,也能在这里得到免费的教育资源,可以说,绿洲成了穷人们改变人生的希望,但是不公平仍然无处不在。IOI的霸权更为恐怖,为了利益,他们在游戏里用各种道具控场刷钥匙,在现实中派出杀手干掉碍事的人,反正,人们已经对死亡感到麻木,不会想到是IOI下的手,有关部门也不会去查明真相。
电影重新设计了三个关卡,逐步深入探讨哈利迪的遗憾,使哈利迪的形象更丰满,安诺拉还会出来和找到钥匙的彩蛋猎人对话。而小说中三个关卡之间联系比较少,基本流程是解谜——打游戏通关——扮演电影的主角——得到下一条线索。小说中加一条命的硬币不是馆长给的而是理论上最高分通关吃豆人得的。
人物的塑造是重点。
首先是男女主这对CP,电影男主是小队长的演员扮演的,刚好也是姓名同样字母开头的超级英雄,角色长得像杰克冻人(有人吃Jelsa吗?)。小说以男主的角度来展开叙事,比电影里厉害得多,心理描写也更真实,女主形象相对薄弱。小说中第一个关卡是男主在比赛开始五年后找到的,男主是天生的游戏高手,当代言人赚到钱之后更是氪了不少厉害装备。所以电影把男主的戏份分给了女主,奥斯瓦德之球本来是男主在黑市上买了IOI的内网密码,伪造债务,潜入契约工中心弄到咒语解开的,被改成了女主有勇有谋的破坏行动,最后男主开枪还撒了一把狗粮。在电影里,我最喜欢女主的两次表现,一是她在错乱星球(跳舞那段太美了!)告诉男主,男主喜欢的并不是真正的她,只是她展现的部分,现实中人们在受苦,而男主一直生活在幻境中。另一次是最后决战的时候女主角色脸上可能是受伤,出现了和胎记一样的红斑,然后干掉了反派的角色,暗示她接纳了自己的不完美。
绿洲五强剩下的三个人有意展现了多样性,这也是小说的主题之一,保持开放的心态,接纳自我,接纳他人。
埃奇是个非洲裔女孩,角色外观的设定则是因为非洲裔和女孩在现实中都受人歧视,她妈妈想让她在绿洲中无需担心这种问题。她是个高手,小说中IOI也查不到她的身份,电影里是技术支援还造了钢铁巨人。以及,她是同性恋,为此和妈妈闹翻了,《闪灵》里浴室情节有所体现,拿男主当兄弟。
亚洲组电影里是大东和修,日裔和华裔,小说中则是戴托和索托,意思是长短刀。索托角色看上去是十三岁,索托看上去是十八岁,两人都是日裔,不是亲兄弟,六年前通过“家里蹲援助小组”认识之后决定做彼此的兄弟,索托提出过面基不过被拒绝了。戴索和男主一起做任务拿到了变身奥特曼的道具,最后是靠这个打倒机械哥斯拉的。需要感谢电影不杀之恩的是,戴托没有被IOI谋害,而且IOI执行任务时还录像了。
诺兰和女反派像是一体两面,我个人感觉电影把小说中冷酷无情、不择手段的反派诺兰.索伦托拆成了两部分,女反派是更残酷的那部分,诺兰还保有一部分人性和初心,这也是结尾他看到男主手捧金蛋的时候不仅没有开枪,还几乎要微笑的原因。哪个爱游戏的人不想看到彩蛋呢?彩蛋研究部不是也为之欢呼雀跃吗?当然也有不敢开枪和开枪已经无法挽回局势只会造成麻烦的原因。
最后,玫瑰花蕾组这对CP太好吃了,有太太产粮吗?导演真大手,小说里面的CP感没那么浓,比较偏向bromance,电影简直就是true love了。
小说中,哈利迪和莫罗初中时因为《龙与地下城》成了好朋友,一起做游戏、办公司。但是两个人理念不同,莫罗更关心现实世界,他和凯拉高中起就恋爱了,一起办了翡翠鸟互动来提供免费教育,也是男主上的学校,男主说莫罗相当于他的第一位老师。关于为什么分道扬镳,哈利迪最后才告诉莫罗,是因为他也喜欢凯拉,直到他们结婚才放弃抢人,太嫉妒而不再和莫罗说话,这些之前没人知道,是哈利迪自己说的,所以也可能其实是嫉妒凯拉而不是莫罗?不过凯拉给哈利迪起了安诺拉这个名字,关键线索也是凯拉的游戏名露科希娅,所以两个人应该是情敌无误了。就算这样,离开公司的时候莫罗还是暗地里把股份给了哈利迪。哈利迪去世前八周,和莫罗重新见面,把彩蛋比赛告诉莫罗,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有GM权限,所以希望莫罗能确保比赛公平进行,绿洲不落入IOI这类人手中,还把收藏的游戏之类留给莫罗。莫罗也尽全力帮助男主他们对抗IOI,完成哈利迪的心愿。
电影结尾,揭示馆长身份的时候,还有那句“你才是他的玫瑰花蕾”,实在是意料之外。二刷的时候,再去注意细节,就觉得不站这对CP说不过去。哈利迪的三个关卡都和莫罗有关,失去这个唯一的朋友(CP)才是哈利迪最大的遗憾。所以第一关里,哈利迪想回到过去,回到游戏还是游戏的时候,第二关里,哈利迪删光了凯拉的片段,除了最开始是他和凯拉约会而不是莫罗和凯拉在一起的那段,因为心痛吗?又是因为谁心痛呢?谁会把喜欢的女孩和一群僵尸放在一起啊?凯拉的表情可远远称不上愉快。女主先通关之后,安诺拉那句没料到不也是一种暗示吗?以及,错乱星球在小说中是莫罗的俱乐部而不是哈利迪的,未迈出的一步是向着谁呢?第三关的测试,男主拒绝签字之后安诺拉的眼里有泪光闪现,是想起了什么呢?
与之相对的,莫罗在哈利迪档案馆里又看了多少遍他们之间的回忆呢?馆长的表情怀念中带着忧伤,在男主走开之后迟迟没有关掉视频。既然凯拉对他们都很重要,为什么没有想过要了解一下哈利迪的想法呢?也正因此,打赌给了男主多一条命的机会,防止绿洲落入IOI手中。二十五美分是他们的美好回忆,是游戏厅的投币,是绿洲的注册费,是哈利迪“葬礼”上的道具,是公司的顾问费。莫罗听完男主的决定和玫瑰花蕾那段话之后眼里也泛起了泪光。最后的那个哈利迪不是NPC,但哈利迪死了,那是意味着哈利迪的意识进入了绿洲,还是说哈利迪这个身份死了,而詹姆活着,在玫瑰花蕾解开心结之后,两人有HE的可能?
电影和小说间的差异主要就是这些,希望能给各位太太提供一些产粮的线索,希望大家享受这部电影。

这不仅是一部电影,
也是一封情书: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谢谢你看我的电影。
谢谢你爱我所爱。



PS:对全职粉来说有个无意间制造的彩蛋:绿洲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发现第三个彩蛋不需要去赢,只要去玩,去享受游戏。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大概真正热爱游戏的人,想法都是相通的,粉丝总能认出黑子。

评论
热度(1207)
© Here We Go 4ever | Powered by LOFTER